福彩3d走勢圖帶連線的專業版/孟語隨想

今天,正在繼續構思作文中,突然看到了《魚福彩3d走勢圖帶連線的專業版所欲也》,就裏面的兩句話,産生了聯想,或許是對這些話的一種錯誤诠釋,卻是對這些話所指代的人的一種貼切的比喻。
——題記
“生亦我所欲,所欲有甚于生者,故不爲苟得也。”
生命是我所想要的,但我所想要的東西有比生命更重要的,所以我不會做苟且偷生的事。重複斟酌此話,突然發現,它很適合某種人群。
生命是他們所想要的,但是他們所想要的東西對他們來說遠遠比生命更爲重要。在這個物欲很流的金錢通行的世界裏,他們都只認爲,有錢就擁有了一切,爲了錢,可以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:人生的價值,誠信,尊嚴,甚至是生命。他們把錢放在了首位,爲了錢出賣自己的靈魂,拿生命來開玩笑,以至于不惜以身試法。貪官汙吏就是這類人的典型代表,此種人,就是本著生命誠可貴,金錢價更高的原則,認爲只要有錢,一切就可以隨心所欲了,爲了錢,可以不顧一切,奮不顧身,在弘揚法律與道德的虛僞面孔下,藐視法律威嚴,目無王法的把錢一點一點地往口袋裏塞,把生命一點一點地往外不停的拉。他們不是苟且偷生的活著,而是“光明正大”的苟且偷生著,直到槍口對准了腦袋,直到生命走到盡頭時,才真正的發現活著是多麽的美好,生命是如此的珍貴。不過,一切爲時已晚,什麽都已經隨著時間的腳步流逝了,不能重頭再來,只能面對。那就不能再“光明正大”的逍遙法外了,那真是:生亦我所欲,所欲有甚于生者,故不爲苟得也。就是想苟得,法律也不允許啊。
“死亦我所惡,所惡有生與死者,故患有所不避也。”
死亡是他們所厭惡的,但他們所厭惡的東西,有比死亡更加可怕的,所以有了災難,禍患也不躲避。
死亡,是每一個人都厭惡以及害怕的事情,這是不置可否的,可是呢,那些貪官汙吏們比起死亡來,恐怕更害怕貧窮吧,不然爲什麽連違法,犯法都不怕,拼死也要把錢貪呢?他們忌貧如仇,一心只爲飛鴻騰達,榮華富貴,他們厭惡貧窮!從前的經濟落後,生活條件很差,大家都過著貧困潦倒的生活,所以立志,將來長大了,一定要出人頭地,做個生活在上等層次的人。這本是一件好事,可是,人的欲望是永無止境的,當第一次嘗到了上層生活富麗堂皇,感覺到了富裕生活的滋潤後,貪婪的欲望就愈發的強烈了,這種欲望,把人固有的人性與良知都磨滅了。此刻的他們,恐懼都被埋沒了,越貪就越大膽,越大膽就越貪,就這樣,一步一步,把自己推向死亡之涯的邊緣。
貧窮的概念讓他們都忘記了死亡的恐怖,甚至無視了死亡,他們總是想著,不要貧困。爲了錢,他們“無私”的放棄了生命。
故患有所不避也。對于他們來說,什麽是災難,那一聲聲的警笛的尖銳的鳴叫聲,就試他們最大的忌諱,最大的災難,所謂的患。遇到了也不躲避,就是想躲,能往哪裏躲呢?這真是應了:死亦我所惡,所惡有甚于死者,故患有所不避也啊。
其實,我本無心把這兩句聖賢之語用在這些貪官汙吏的身上,可是,細來想想,這些話,卻又像是爲他們量身定做的一樣,比喻的是如此貼切到位,符合他們的形式與作風。或許這是對這兩句話的錯誤的诠釋,有人或許會認爲這是對孟老夫子的話的玷汙,他們根本就配不上,從前這些本來是形容品德高尚的人的話語,現在卻用在了他們身上。可是誰會想到呢,現代社會,會竄出了一群貪官汙吏們,非把這些“品德”反向的表現在他們身上,本是舍生取義之意,到了他們身上,舍生取財卻表現得如此淋漓盡致。即使是對這兩句話錯誤的理解與诠釋,卻也是他們最貼切的表達啊。

一提到少年作家,我們就會想到韓寒、郭敬明等一些“80後”人物。他們在中國文學市場的一枝獨秀,引起了很多人的爭議。就我看過的關于他們的文章來說,大多數評論者都是以評判的眼光來看待他們的。
他們認爲,少年作家年齡尚幼,根本沒有社會經驗,所以只能依靠僅有的一些閱曆再加上想象力來創作,更有甚者,以這批少年作家最近沒出什麽作品爲由,大肆鼓吹他們是因爲理想與現實的沖突太大,令他們不得不對現實妥協,褪去他們的才氣,安安穩穩地恢複平凡人的身份。
其實我作爲一名學生,我對現代的流行小說一點也不感冒,說白了我一般只看自己的小說。我是沖著批判“80後”的言論去看他的書的,看完之後,我覺得他們真的不應該被如此批判。
就拿郭敬明來說吧,從新概念獲獎到《幻城》、《夢裏花落知多少》等一系列作品的出爐,我們不難看出他的文筆及想象力是極好的,要不然他也不能在青少年市場中占據一席之地。我真的很佩服他對文字如此純熟的駕馭能力,僅僅一些平凡的文字,其中卻能蘊涵世界上最悲涼、最淒美的情感。也許這就是《幻城》被青少年如此狂熱追捧的原因吧。――沒別的,郭敬明的文章實在太好了。
也許一些群衆看到這裏要打哇哇說,你是網盲吧,郭敬明作品涉嫌抄襲已經在網上鬧的沸沸揚揚了。你不會連這點也要袒護他吧?
不錯,有很多文章宣稱一些“80後”作者涉及抄襲,但我覺得這種行爲不該叫抄襲,而應該叫借鑒。那些作者又是借鑒了書中的某些筆法,那爲什麽原著不出名,被“80後”作者借鑒了之後就出名了呢?而且“80後”這樣做也是有原因的。想想,一個作家要在兩三個月內出一部長篇,他不借鑒,怎麽辦?而他的抄襲,也許正是受當今文壇“浮躁風”的影響吧。但那些批判他們的作家們你們有沒有想過,文壇浮躁的風氣由來以久,你們都不能避災,何況他們呢!而且有時候,這些浮躁還是你們長給他們的,不是麽?
其實我感覺少年作家們也要努力改變自身浮躁的功利心,比如說郭敬明這兩年就沒有出什麽作品,以至于被批判爲才能隱退。比起才能隱退的這種說法,我更傾向于把這種狀況理解爲是他們的潛伏期,他們想在這段時間裏去努力豐富自身的經驗,增加更多的閱曆,然後再創作出更好的作品,一鳴驚人。
但是有人說,他們是在努力增加閱曆啊,但他們的閱曆相對與中年人來說,還是未免太少了點吧。所以這樣的作品是靠想象力堆積而成的,不太現實,青少年讀了他們的文章後,就難免會憑空臆想這個社會,這會對他們的未來産生不好的影響。
我不同意這樣的看法。難道僅僅從閱曆就能評判個人的文章的好壞嗎?大多數青少年相對來說閱曆太少,那他們就不能寫好文章嗎?少年作家作爲熱愛文學的佼佼者,他們能因爲自身的閱曆的不足就放棄文學嗎?就算我們沒有生活經驗,難道我們不可以對未來作一些美好的向往嗎?而且這些美好的向往往往可以成爲我們人生的支柱,要是我們很早就知道是殘酷的不公平的,我們還會那麽努力的去打拼,朝著目標去奮鬥嗎?如果我們的閱曆視野只剩下人生的殘酷,那麽我想它帶給我們的,將是更殘酷的命運,因爲,福彩3d走勢圖帶連線的專業版們早已失去了希望。
其實“80後”的很多作者都是很厲害的,他們用優美的文筆描繪出他們的個性人生,描繪出他們奇特的想象。長江後浪推前浪,他們遲早要成爲新一代文壇的引路人,那麽人們面對文學的強烈愛好及他們取得的成就,能不能客觀的作出評判呢?也許某些少年作家的確有某些方面的不足,那麽人民應該幫助他們改正而不是橫加指責。存在即理由,既然文壇上出現了這樣一批新新人類,那麽文壇上的朋友們就應對他們抛棄成見,以長輩的老道經驗幫助他們也變得成熟。多點幫助,少點批判,可以嗎?